欢迎光临!

正文

《向往的生活》黄磊对姚安娜过分热情令人不适,许多细节耐人寻味

Aug 04
admin 2022-08-04 14:16 公司简介   浏览量:   次

《向往的生活》第六季已经开播一段时间了,在一众网友的吐槽声中,沈腾马丽的到来终于对本季的口碑起到了一些挽救作用。随后武大靖、任子威的到来也贡献了不少精彩画面。

就在观众们期待后面的节目不再“无聊”时,《向往的生活》终于迎来了本季第一批“拼盘”嘉宾。

最新一期《向往的生活》里,尹昉、吴孟珂夫妇、华为二千金姚安娜、作家许知远来到蘑菇屋做客。

一般来说,因为“拼盘”嘉宾彼此不熟悉,甚至与蘑菇屋的主人们也不熟悉,所以相互之间很难碰撞出火花。不过,这一期《向往的生活》还是贡献了一些耐人寻味的瞬间。

一、黄磊对姚安娜过分热情,令人不适

当姚安娜到达蘑菇屋院门外时,何炅立即一路小跑上前迎接。

此时,黄磊也迅速从椅子上起身走向大门,并且主动打招呼“你好”。

看起来何炅与姚安娜是相识的,所以何炅主动担当起了介绍职责。

当介绍到黄磊时,何炅说:“那个(是)黄老师。”

黄磊点头致意,亲切地道:“你好,安娜。你好,欢迎你。”说这句话时,黄磊将语气拿捏得十分和蔼且有亲和力,与他以往待人接物的方式反差极大。

是夜,节目组安排了夜捕活动,新来的姚安娜、许知远都参加了这次夜捕。

众人到达海边即将登船时,黄磊特别关照道:“安娜注意安全。”

从初见面的亲切问候,到登船前的细致关怀,如此对待一位娱乐圈新人,这有悖于黄磊在节目中一贯的行事风格。

黄磊对姚安娜说话时采用了在他身上非常少见的柔和语气,更是对他过往形象的巨大颠覆。

作为看客,黄磊如此做派并未给我带来如沐春风的感觉,反而因过分反常而产生了违和感,令人十分不适。

何炅对姚安娜热情和气,这没什么好奇怪的,因为他在节目里一贯如此待人。但是黄磊的亲切和蔼却令人不适,因为这与他之前的表现大相径庭。

早在三年前,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三季某期里来的也是“拼盘”嘉宾。那一期的8位客人里,大多数都是娱乐圈新面孔。

这群新人们满怀憧憬到了蘑菇屋,黄磊对他们的态度却几乎称不上热情。

晚餐过后,黄磊发表了一段演说:“说真心话,你们这一大堆人来,我没什么感觉。因为我和你们也不熟,我没必要和不熟的人非得瞎扯。”

平心而论,这段“不熟论”里表露的人生态度是有一定高度的。黄磊发表这段“不熟论”不仅无可厚非,而且颇为值得欣赏。

可惜的是,不久后,黄磊就打了自己的脸。

同样是《向往的生活》第三季,在黄磊发表“不熟论”20多天后,娱乐圈新人、陈凯歌之子陈飞宇造访了蘑菇屋。

这一次,黄磊好像完全换了个人似的,变着法地与陈飞宇套近乎。

大约是为了表示亲近,黄磊还提到了“你小的时候我是不是抱着你来着”。

据观众推测,这一切,只因陈飞宇之父是陈凯歌。

藉此,黄磊“一战封神”,喜提“看人下菜碟儿”之名。

黄磊巴结姚安娜,乍一看大跌眼镜,细究起来其实也不出乎意料。

拜高踩低在娱乐圈是种常态,黄磊似乎又恰好是这种看人下菜碟儿的人,而姚安娜的背景是众所周知的强大。

这里面的弯弯绕,不言而喻。所以,即使黄磊再谄媚一些,也不足为怪。

只是,黄磊现在对这种行为的毫不掩饰,委实令人感到奇怪。也许,他真的太累了,懒得掩饰;也许,他心思太重或者太过急切,忘记了掩饰。

其实,早有观众发现,这一季的黄磊似乎有心事。他似乎很迫切地想把女儿黄多多推向娱乐圈,不止一次在节目里提到黄多多,之前还明确说想带多多来一起给大家做饭。

二、舞蹈演员走进荧屏

这一期的嘉宾里还有尹昉、吴孟珂这对夫妻。

尹昉给笔者留下的印象还是电视剧《新世界》里那个冲动的徐天。在这部剧里,尹昉的表现还不错,把徐天这个颇具争议的角色塑造得十分鲜明。

笔者以前只看过他的这一部作品,查资料的时候才发现他还参演了电影《红海行动》。从2018年的李懂到2020年的徐天,尹昉的资源和演技都在提升。

对吴孟珂,笔者首闻其名。也许不是人家名气小,只因笔者几乎从不关心舞蹈圈。

何炅对许知远介绍吴孟珂时的用词引起了笔者的注意,何炅称吴孟珂是“舞蹈家”。

能在节目中被公开称呼为“舞蹈家”,并且当时何炅的语气也没有恭维或调侃,吴孟珂在舞蹈领域的艺术成就绝对不低。

这也侧面证明了能与吴孟珂一起演出的尹昉也是一名不错的舞者。

无独有偶,正在热播的《浪姐3》里也有两位优秀的舞者,唐诗逸和朱洁静。

再联想到此前金星通过多档综艺节目在娱乐圈闯出偌大名头,杨丽萍也“下凡”做起了综艺节目评委。

不难发现,优秀的舞者走进荧幕、参加综艺节目已经成为一种趋势。

舞蹈是现场的艺术,这也导致大多数人平时对舞者这一群体的了解并不多。能通过综艺节目了解这个群体,了解舞蹈艺术,这其实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。

关于电视和剧场,朱洁静有过较为深刻的论述。她说电视是窗户,剧场是门,舞者不能放弃落地的门,也不能缺少宣传的窗户,所以她也愿意去接触综艺节目增加舞蹈界的曝光度。

三、作家许知远直呼黄磊何炅之名

无论黄磊其人如何,不可否认的是他在娱乐圈的地位很高。这得益于他经营人脉的能力和混圈子的能力。

是以,很多在娱乐圈混饭吃的人都会客气地尊称黄磊一声“黄老师”。尤其是黄磊做过老师这个职业,这么称呼既能显示诚意又不会让自己显得掉价。

有意思的是,这一期终于来了一位“大胆”的嘉宾——作家许知远。

许知远称呼黄磊的时候,不是喊“黄老师”,也不是“黄磊老师”,而是直呼其名“黄磊”。

不知是不是因为许知远和黄磊关系比较好,所以两人之间很随意。亦或许知远认为自己年龄够大、资历够老,不需要刻意称呼“黄老师”。

话说,通过面相判断,笔者一直以为许知远比黄磊大几岁才对。查了资料才发现,黄磊比许知远大5岁,何炅也比许知远大了2岁。

当然,许知远称呼何炅的时候也是直呼其名,并没有像一般人那样敬称“何老师”。也许是性格使然吧,被彭昱畅和张子枫喊“许老师”的时候,许知远也说了句“怎么都这么客气”。

其实这样也很好,也别整天这个老师那个老师的。好像谁都是老师,搞得一副很有文化气息的样子。然后又经常爆出各种肮脏事,都快把“老师”污染成“专家”“教授”一类的近似贬义词了。

四、孩子们的小变化

在蘑菇屋,彭昱畅、张子枫、张艺兴一直是“孩子”人设,虽然他们的年龄都不算孩子了。

面对姚安娜,一贯沉闷的张子枫也嘴甜地喊起了姐姐。不知道是不是受姚安娜的泼天背景影响。

饭后畅谈,尹昉和吴梦珂夫妇终于引出了张艺兴的心里话。

笔者不了解张艺兴,除了《老九门》就没看过他的其它作品,从这次畅谈倒是看到了他不常表露的另一面。

吴孟珂问张艺兴想不想有另一半,笔者以为张艺兴会回避这个问题或者打个太极。

没想到的是,张艺兴回答得十分干脆:“想,谁不想。”没有冠冕堂皇,没有顾左右而言他,虽然加了句“谁不想”来拉天下人为自己背书,不过也算比较实在。

尹昉和吴孟珂还再次引出了张艺兴那句令人尴尬到脚趾抠地的口号——“带领华语音乐走向世界”。

每当此时,笔者必然想起张艺兴曾说“好听的音乐被人写完了”“音就那么多”。

很想问一句,你知不知道周杰伦用3个音能写出《外婆》《将军》的副歌,用2个音能写出《夜曲》“我面无表情,看孤独的风景”,用一个音写出《爷爷泡的茶》;而你在感叹写不出好歌是因为“音就那么多”;

你知不知道彭楚粤这么个娱乐圈小透明参加一次综艺节目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,就能写出《刚好》这样温暖动听的曲子;而你参加了好几季《向往的生活》,镜头里的你也时常在做音乐,至今却仍然未见一首能听的作品;

你知不知道这些年一直徘徊在娱乐圈边缘的黄雅莉写出了《听风说》这样豁达优美、悦心悦耳的歌曲;而你坐拥各种顶级资源组,却做不出一首出圈的歌曲。

张艺兴的种种表现都说明他没有资格“带领”华语音乐,这是很多人的共识。如果他说想“伴随”华语音乐走向世界,也许就没有人再去嘲讽他了。

五、错别字和作家

黄磊讲十四行诗的时候,提到了“合辙”,此时字幕组将字幕打成了“合折”。

这明显是个错别字,大概字幕组的工作人员文化水平有限,不知道“合辙押韵”的“辙”。

这不是芒果字幕组第一次出错,最近《浪姐3》里数次把麻将“和了”打成“胡了”。这或许不是文化水平的问题,只代表了字幕组工作人员不喜欢打麻将。

另外,《浪姐3》花字里还存在分不清“的地得”的情况,用“的”修饰动词。这就是基本文学素养的问题了。

总之,芒果字幕组是该整改一下了。请个中文系毕业生就能搞定的事情,为何不去做呢?

许知远说:“我是一个不太靠谱的作家……”

忽然发现,文字工作者是最不谦虚的一类人。

你几乎不会看到一个其它领域的人用“家”称呼自己。鲜有人会说“我是歌唱家,我是舞蹈家,我是表演家,我是美术家、雕刻家、书法家”。

但是作家就这么说了,而且似乎也没有一个更合适的词汇去代替“作家”这个称号。

用“作者”,显然不合适,作者是针对作品而言的。

“写手”,也不太行,听起来像是“代写的枪手”,同时可能也显得太低端了。

“文字工作者”呢,又太长了。

如果一定要找一个合适的称号的话,要么就用“写者”吧,就像现在舞蹈演员经常被称为“舞者”一样。

(全文完)

作者丨细品八娱


    竞彩堂平台,竞彩堂官网,竞彩堂网址,竞彩堂下载,竞彩堂app,竞彩堂开户,竞彩堂投注,竞彩堂购彩,竞彩堂注册,竞彩堂登录,竞彩堂邀请码,竞彩堂技巧,竞彩堂手机版,竞彩堂靠谱吗,竞彩堂走势图,竞彩堂开奖结果